首页 > 最新小说 > 清静下的暗流:哈萨克斯坦《宁静集会法》生效或启幕政权交接

清静下的暗流:哈萨克斯坦《宁静集会法》生效或启幕政权交接

[摘要]《宁静集会法》明确了宁静集会的执法职位、职权规模和组织架构,纳扎尔巴耶夫可终身享有调动哈萨克斯坦宁静和国防气力的权力。只管哈执政精英已为政权交接做了相关准备,但其中仍难免隐伏着一些难题。

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。视觉中国 资料图

当地时间7月12日,《哈萨克斯坦共和国宁静集会法》(下称《宁静集会法》)正式生效。这是哈执政精英建设国家政权交接机制的主要一步,该设计令哈首任总统纳扎尔巴耶夫即便不再担任总统,但对宁静和国防气力仍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。

权力

实在,《宁静集会法》法案于今年5月在哈萨克斯坦议会获得通过。7月5日,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签署批准。12日,《宁静集会法》的文本全文揭晓在当天的《哈萨克斯坦主权报》(哈文)、《哈萨克斯坦真理报》(俄文)上。执法自宣布之日起生效,其主要内容包罗:

——明确了宁静集会的执法职位,是卖力协调统一哈萨克斯坦国家宁静和防务政策的宪法机构。“宪法机构”意味着宁静集会及宁静集会主席做出的决议具有强制性执法效力,哈萨克斯坦国家机构、组织和官员必须严酷执行。

——明确了宁静集会的职权规模,维护哈萨克斯坦的海内政治稳固,掩护国家宪法秩序、主权自力、领土完整,以及在国际政治舞台上保障哈萨克斯坦的国家利益。概言之,卖力对内的内务宁静,对外的国防宁静。前者涉及警员和宁静队伍,后者涉及军队。

——明确了宁静集会的组织架构。宁静集会由哈萨克斯坦总统组建,宁静集会成员由哈萨克斯坦总统和宁静集会主席商讨选定。尤其值得注重的是,执法划定,鉴于哈萨克斯坦首任总统的历史性职位,授予首任总统纳扎尔巴耶夫宁静集会终身主席权力。

综上所述,可以得出一点,纳扎尔巴耶夫可终身享有调动哈萨克斯坦宁静和国防气力的权力。

参选

若是联系稍早些时间哈议会上院议长托卡耶夫的言论,这个国家最近的转变值得关注。6月20日,托卡耶夫在接受BBC采访时透露,纳扎尔巴耶夫或将不到场2020年总统大选。他说:“我不信赖纳扎尔巴耶夫总统将到场2020年总统选举。由于他是一个很是睿智的人,他很是理智。我想,将有其他候选人泛起在我们的总统选举中。”

有人以为,这说明哈执政团队内部泛起分歧,一部门人希望纳扎尔巴耶夫指定接棒人到场2020年大选,一部门人希望纳扎尔巴耶夫终身担任总统。托卡耶夫此举旨在敦促纳扎尔巴耶夫就接棒人问题尽快亮相。

笔者以为这种看法不太可取。一方面,托卡耶夫向来“忠诚可靠”,绝不会贸然在无纳氏授意的情形下“乱奏琴”。而且,该言论在哈引发烧议及差别解读。从法理上来讲,托卡耶夫算是哈政坛的“二号人物”。凭据哈宪法,如总统因故无法推行职责,议会上院议长将是完成总统剩余任期的第一顺位人选。这个位置很敏感,从政治操作武艺上来讲,托卡耶夫不会犯这种大忌。

根据大部门哈政评人士的剖析,托卡耶夫是在向哈海内外释放政治信号,即纳扎尔巴耶夫简直不会再钻营继续担任总统,但也不会提前卸任。不再担任总统,但出任国家宁静集会主席,以前台到幕后,既从事务性事情中将自己解放出来,又可视察、指导和磨炼新人。

交接

对任何国家来说,政权交接都是新旧矛盾集中外显和发作的时期。为此,哈萨克斯坦做了大量准备事情。特殊是在乌兹别克斯坦前总统卡里莫夫去世后,哈国更是加速了机制建设的程序,以保障政权平稳过渡及国家政策延续性。现在来看,这套机制已较完整:

——首任总统具有奇特政治权力。2000年,哈议会通过了《首任总统法》。纳扎尔巴耶夫卸任后的职位是“首任总统”,而不是“前总统”。他有权就主要的国家建设、内政和外交政策、国家宁静等向人民揭晓态度;有权在议会及其各委员会、政府集会上揭晓意见;继续向导具有统战性子的哈萨克斯坦人民大会;进入宪法委员会和宁静集会。

——将纳扎尔巴耶夫的历史职位转化为政治权力。哈执政党“祖国之光”党建议授予纳扎尔巴耶夫“民族首脑”的称呼。2010年议会对《首任总统法》举行修订,更名为《首任总统–民族首脑法》。卸任总统后,民族首脑将设立对其本人卖力的办公室,保有自力的行政团队。

——掌握权力。也就是本文第一部门所讲的,从今年5月到7月12日,通过《国宁静集会法》赋予纳扎尔巴耶夫宁静集会终身主席权力,控制哈宁静和国防气力。

从这些执法的制订和修订来看,纳扎尔巴耶夫已为“后纳扎尔巴耶夫时代”的到来做好了准备。

难题

只管哈执政精英已为政权交接做了相关准备,但其中仍难免隐伏着一些难题。

其一,在哈政府海内治理和国际互助中,一部门官员的起点可能会基于部门和小我私家利益。固然,这种问题在任何一个国家中都存在,但若过于严重则是这个国家政治精英尚不成熟的体现。因此,政治精英阶级是否意识到并负担起对国家、社会和民族的责任,仍是影响平稳过渡的一个主要因素。

其二,只管哈海内缺少真正意义的阻挡派,但哈执政精英阶级也已形成了差别的政治派别,他们划分代表差别的地域、部族、经济利益,不外,他们并没未形成自己的政治理论。若是他们能告竣内部妥协,就不会发生重大动荡。怎样弥合各派之间的隔膜,是摆在纳扎尔巴耶夫眼前的一个重大课题。

其三,潜在的伊斯兰化倾向和民族主义思潮。宗教的气力现在在哈尚不显着,但稍显过激的民族主义情绪在哈社会中不得不小心。

其四,大国因素。俄罗斯是哈萨克斯坦的传统盟友,美欧的注重力和影响力也须臾未曾脱离哈萨克斯坦。哈萨克斯坦的新首脑是否能平衡好这两个大国,也是一个问题。

现在,哈议会及政府智囊机构正在讨论新的法案,将赋予纳扎尔巴耶夫类似于“精神首脑”的称呼。治国已近卅载,纳扎尔巴耶夫属意于成为哈萨克斯坦的李光耀或者“国父”。作为曾恒久在哈生涯和事情过的人,我们期待纳氏所确立的国家生长方略能将哈萨克斯坦引上平坦大路。

一叶知秋,“后纳扎尔巴耶夫时代”或正在悄然启幕。纳扎尔巴耶夫在《时代与随想》中写道:“时代有一个狡黠的特征——总是在毫无预警的情形下到来。”

(作者系中国媒体驻哈萨克斯坦记者)

当前文章:http://olaug.92wuqu.com/bfj72.html

发布时间:2018-08-20 06:36:33

小米集团出现抽飞 新品难现爆款 今日头条电脑版下载安装 小说阅读网免费下载 免费穿越言情小说 每日新闻头条新闻